UFO2002:解析龙生九子是哪九子影像资料!

真实UFO事件真实UFO图片最真实UFO视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未解之迷 > 黑色星期五全球禁曲 凤凰台下的未解之谜

黑色星期五全球禁曲 凤凰台下的未解之谜

发布时间:2018-09-10 12:16 |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admin | 点击数:

  此时部分文物已经被村民收藏在家中,为动员村民把所藏的文物交出,惠民县政府承诺,连续三年给村里两吨标准肥,在村里放映三天电影,并给主动献出所藏文物的村民颁发奖状。就这样,村民把自己所拿的文物陆续地交给了县里。至于被群众卖到孙家供销社的“香炉”等物品,也由当时的惠民县政府出资购回。
  此后,美国的查理·米特、日本的井上清等外国考古专家一直想到惠民县麻店镇考察大盖遗址,由于当时他们只有四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加上道路没有现在通畅,只好作罢。为此,井上清回到日本后,还几次询问发掘情况。
  杜树源回忆,他上到土台顶部,发现有一大坑,里面散乱着6具人骨,他再向四周清理,发现这是一个南北长10米左右,东西宽5米左右的墓坑。首先,他在墓葬四周发现了马骨,由于取土破坏,殉葬马的数量、位置已无法理清。墓东、西、北侧均有一耳室,各殉葬1人、1狗。墓葬还出土了方彝、觚、爵、戈、刀、戕等青铜兵器,以及铜鼎和玉钺,因被村民破坏,无法判断在墓葬何种位置。根据墓葬的形制及出土文物,杜树源推断,该墓葬的主人应为商代奴隶主。
  在当地流传着一个美丽而残酷的传说。很久以前,此地有伙300多人的悍匪队伍,头目被叫做“火爷爷”。他们经常到村子里抢家劫舍,无恶不作,欺男霸女,弄得民不聊生。官兵来过几次均被打退,这更增加了土匪的嚣张气焰,他们变本加厉,要求村民上供,把村民当作奴隶使唤。

  传说不知真伪,但郭长岭说,土台上确实曾经挖出过数具没有头颅的尸骨。据史料记载,东汉光武帝时有虎牙将军盖延,身长8尺,弯弓300斤,曾率军路过此地。而大郭村原名就叫“大盖(在惠民当地该字用作姓氏拼guo)”,因郭姓逐渐人丁兴旺,遂将“大盖”改成了“大郭”。如此一来,则似乎为传说中的将军找到了人物原型。
  最令考古专家迷惑不解的,还是铜鼎、铙、刀这三种铜器。据惠民县博物馆馆长齐向阳介绍,按照中国历史博物馆专家的说法,铜鼎应该刻有铭文,而大盖遗址出土的铜鼎没有铭文,而只有三虎纹装饰,但是从铜鼎样式、风格来看,这确是商代之物。
  此时,凤凰台已是一片狼藉。杜树源立刻召集村干部看护现场,禁止村民再到凤凰台取土,随便挖掘。
  大郭遗址的神秘并不仅仅体现在商代墓葬的发现上。根据当时的钻探,大郭遗址总面积为3.5万平方米,土台周围0.8米以下即文化层,厚度在0.5米—5米左右,土质松软,色成灰褐,遗址内除有石器、陶器、骨器。石器有魔石、方孔石铲、陶器有粗柄豆、陶罐、陶鬲,还有鹿角锄头,这些器物经鉴定确认系距今4000年前的岳石文化典型遗存,为研究东夷文化提供了可靠的实物资料。
  想到当年没能进行彻底发掘,杜树源多少有些遗憾。他说:“出土的器物中,没有发现像饰品、私人印章之类这样随身携带的物品,这说明奴隶主的骨架应该没有被破坏,还完好地保存着。按照常识,地面上有多高,地下墓葬就有多深,土台里面发现的人骨和东西只是给奴隶主陪葬的。至于奴隶主主墓里面到底有啥陪葬品,这还是个未解之谜,这个答案或许只有等待发掘的那天才会真相大白。”
  另外,大郭遗址中出土的刀也很特别。过去,中原出土的刀柄都是实心,而此处出土的刀柄却是空心,可以插木柄。专家认为,从刀柄看,此刀具有草原风格,不知应作何解。
  考古工作人员结合在这一区域商文化遗址较多并相对集中分布的特点综合分析,认为在商王朝时期,黄河三角洲北部的徒骇河下游地带,曾存在一个商王朝的方国之邦——蒲姑国,其疆域为现在的滨州、惠民、博兴一带,大郭遗址墓葬的主人或许就是蒲姑国的国君。
  “一看是铜的,模样也不好看,都认为没啥价值。刘春河就把这东西卖到了离此不远的孙家供销社,一共四五十斤重,卖了8块钱。”郭长岭记忆犹新。
  提到凤凰台的历史,大郭村65岁的村民郭长岭告诉记者,凤凰台存在了多久无人知晓,他记事的时候,这座土台仅东西两翼有4亩地大小,最高处距离地表约10多米,站在台上,方圆10里尽收眼底。过去凤凰台上有一座将军庙,供奉的将军神像高8尺,身旁有泥塑大弓,威猛异常。只不过,这位将军是哪朝哪代的也没人知道。
  而已经出土的文物中,也藏着不少谜题。
  脱离苦海的村民对这位将军感恩戴德,其死后,村民便为其盖庙立像,每年正月十二都有该村及周边村的人前来烧纸祭拜,祈愿将军能保佑这一方百姓的平安。这一风俗也一直延续到“文革”时期。
  在大郭遗址周边的大商等13处遗址,也有发现。其中,大商遗址在距地表以下4米断面处发现大量陶器残片,近几年又采集到一件鸟嘴形鼎足,据有关专家确认为龙山时期的代表器物。路家遗址,在地表以下0.5米处即发现文化层,现场采集到石斧、石锛,其中石锛通体磨光,刃部锋利,完整无缺;陶器多为磨光黑陶,有黑陶罐、黑陶盘,其黑如漆、明如镜、薄如纸、硬如壳,专家鉴定这也是龙山文化遗存。刘黄遗址,曾出土石器、蚌器,并发现战国时墓葬。张坊遗址,出土有商代夹砂红陶鬲、东周灰陶残片和汉代灰陶俑、陶马等。
  由于当时并不具备发掘条件,该遗址被保护起来,暂停发掘。
  钺,是一种古代武器,虽具备杀伤力,但是更多的是一些仪卫所用,和使用的武器不同。在西方,权利的象征物是权杖,在我国古代,钺则是权力的象征,君王用钺象征征伐。《史记》中记载,商汤用钺讨伐夏桀、周武王用钺讨伐商纣,“这样说明钺是只有君王才能拥有的。如果墓主生前不曾持钺,死后是不会把玉钺作为随葬品的。”杜树源说。如此分析,这里埋葬的或许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奴隶主,而可能是一个古代君主。
  1974年,杜树源所写《山东省惠民县发现商代青铜器》一文及提供的照片,在当年的《考古》第3期杂志上发表后,中国历史博物馆“全国商代青铜文化分布图”添上了“惠民”的地名,大盖遗址及奴隶殉葬坑的发现,改变了过去认为鲁北地区没有原始社会和奴隶社会文化遗存的看法。
  这时,有位将军路过此地,听到当地百姓的控诉后,勃然大怒。他埋伏在土匪经常出没的路上,用大弓将其头领“火爷爷”射杀,然后带领士兵包围了土匪占据的村庄,将他们一举歼灭。
凤凰台上拜将军
  或许正是有了将军的庇护,大郭村的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上了安宁平和的日子。直到商代墓葬及虎纹鼎、戈、矛等14件青铜器的发现,村子里起了波澜。
  为了给村民出气,并以儆效尤,警示后人勿再走强盗之路,将军采取了一种很残酷的惩处方式。他把20多名土匪头目埋在地里,只露出头在地面之上,然后用耕地的犁把强盗处死,用土掩埋。
  通体黑色的凤凰台就这样进入了村民的视线,“当时,是刘春河和郭长增最先想到了这个点子,他们把土台的土推进自己粪圈后,受生产队表扬并被记了10个工分。”郭长岭回忆。于是,村民们纷纷仿效,都来取土添粪圈。不到一个上午,台子东侧的一个台阶就被削平。

  出土的铙,本是3个一组,现在只出土1个。据专家介绍,目前出土的铙都不刻有铭文,而大盖遗址出土的铙却实实在在的刻有铭文。
  穿过惠民县麻店镇大郭村一段田间小路,在郁郁葱葱的玉米地里,一处长满荒草的土台呈现在眼前,土台的北边立着一块石碑。3米多高的土台通体黑色,南窄北宽,东西两翼各有四层台阶,如同凤翼,作俯冲状,因此被称为凤凰台。乡野之间缘何筑此土台?土台里面黑色的土层究竟是何材料构筑?村里人也说不清。关于凤凰台的神秘传说辈辈流传。
  就在村民们挖得起劲时,刘春河突然听到铁锨下“叮当”一声,他赶紧倒掉土,抽出铁锨看看是不是铁锨卷了刃。没想到,一个水杯粗细的铜样东西出现在眼前,他急忙蹲下身,用手把土扒开,发现这是一个三角香炉模样的物件。该器物呈圆形,有28寸铝锅大小,双立耳,三足。腹外部一周饰三对浮雕式虎纹图案。
  “以前这座土台就在这里,没人去理会,也没有人想到这会是古墓。”郭长岭说,1973年,“文革”还在进行,掀起了积肥比赛,看谁家的肥积得壮。而评肥料是不是壮的标准,是看肥料的颜色是否发黑。

  □ 本报记者 陈巨慧  本报通讯员 王军 路洪爱
  在大郭遗址周边,还有大商、肖家、大李、郝家、淄角遗址等13处遗址,距离大郭遗址较近的阳信县还有丘家、秦台遗址等12处遗址。从这些商周遗址出土文物看,没有一处出土钺、鼎等重器,这也从反面印证着这是一座国君墓葬的可能性。
  出土了这件“香炉”后,不时又有别的东西出土,“三鼻罐子,铙、铲之类的东西,还有很多俺们叫不上名字来的,俺当时就拿了一根类似长矛一样的东西。”郭长岭说。
厚重的历史遗存
  齐向阳介绍,为了做好遗址的有效保护和管理工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将文物保护单位委托给相应的镇办和村保护和管理,专门制定了文物保护目标责任书。同时广泛开展文物普法宣传,提高全体村民的文物保护意识,在当地形成了文物保护人人有责的氛围。
积肥“积”出商代鼎
  1977年惠民县革命委员会在凤凰台上立了“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村民遂停止开采,剩下的土堆就是现在看到的样子。但是近年来一直有不法分子觊觎大郭遗址。
  村民挖出“宝贝”的消息不胫而走,更多的村民前来“寻宝”, 这也给文物带来“灭顶之灾”,现场遭到了极大破坏。
出土玉钺显身份
  71岁的杜树源,时任惠民县文化系统党总支党组成员,曾经参与1977年国家考古队对曲阜鲁古城的发掘工作,作为当时全县唯一一个曾经到山东省博物馆和北京故宫学习文物保护和鉴定的干部,得知大郭村出土文物的事后,立即赶到了现场。
解读:黑色星期五全球禁曲 凤凰台下的未解之谜

上一篇:小白杨事件 口袋妖怪祖先是谁?口袋妖怪的十大未解之谜
下一篇:张克莎 须弥山的未解之谜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