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2002:解析龙生九子是哪九子影像资料!

真实UFO事件真实UFO图片最真实UFO视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ufo世界 > 51区真相 侠客岛:官方高调点名台谍策反案 非比寻常

51区真相 侠客岛:官方高调点名台谍策反案 非比寻常

发布时间:2018-09-19 05:03 |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admin | 点击数:

  与寻常情侣不同的是,小哲回到大陆后,女方对小哲的专业学习情况持续展露出超乎寻常的兴趣,以邮件传递的形式先后哄骗小哲、拿到大陆国防科工近百份情报。

  被国家安全部门抓获时,徐已借力台、陆两名公务人员,搜集了10份秘密级文件,4份内部资料。如今,蔡某也已构成间谍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2015年9月,周被临时抽调对某军用飞机进行改装工作期间,羽晴多次联系并询问该飞机的数量、新老型号区别、装备变化等信息,周都如实相告。国家安全部门调查显示,二人微信聊天中,周泄露的涉及军用飞机生产、装备信息共11条,其中4条信息被确定为秘密级。

  台谍以物质利益对准掌握重大机关情报的公务人员,交易一经落成,便致国家安全的“核心防线”溃败。在这类案例中,在台情报人员所着手于的,正是利字当头、心存侥幸的那条缝。

  此次间谍案公布有何特别?来划个重点:

51区真相 侠客岛:官方高调点名台谍策反案 非比寻常

  小丁在离台前便已感受到徐对自己工作的“特殊观照”,其后二人往来日益频繁,在徐提出的合作开办化妆品公司等经济利益驱使下,小丁对所有“要求”来者不拒,甚至打下保票,“有什么事情就找我”。

1、打情感牌

  其一,由央视《新闻联播》、《焦点访谈》合力播报涉谍案件本就十分罕见,而这次《焦点访谈》连续两天,以上、下分期的形式详细报道多个案例,明确剑指“危情谍影”。官方高调点名,非比寻常。

2、物质诱惑

  两人来往的短短三个月内,小丁频频给徐发送单位红头文件,其中秘密级一份,机密级4份。由于交易最终被安全部门发现,小丁未能等到台情报人员给他的最后回报,就已沦为阶下囚。

  原标题:[解局]谍影重重:台谍策反三把刀

  而学生的上升发展空间也被纳入台谍的考量。一旦这些被策反的交换生,毕业后进入具备较高情报价值的涉密单位,获得一定的职位或者更多的知密范围,情报人员就有可能以高额酬金和胁迫手段软硬兼施,要求其长期为台湾提供情报服务。

  为何青年学生中招不断?

  而物质收买的途径之复杂、“多元”远不止于此。

  在上述台谍徐韵媛牵涉的另一事例中,其以在台公务人员为中介,间接操控大陆公务人员,利益交换链条甚长,内外逐层策反,重创国家安全。

  2、物质诱惑

  其二,本次破获的案件数目逾百,什么概念?以2014年为对比,当时官方公布的2009至2013年破获的台湾相关策反案件,4年共计40起。眼下曝出的数量级妥妥越过以往——谍影果然“重重”,且间谍行动即密布在日常周遭。

  以这两天广为流传的许莉婷案为例,赴台交流的大陆生小哲,因所学专业可接触到国防科工机密、研究生在读期间可参与国家重点实验室项目,而被年长其十多岁的台湾军情局间谍人员许莉婷盯上。

  岛妹留意到这几年到台湾学习和交流的大陆学生越来越多,且多出身重点大学、硕博在读,台当局情报人员作为同文同种的同胞,配以“学生”、“交流公益人士”的面具,实现情感渗透,自然近水楼台。

策反手段曝光 国安破百余起台湾间谍案

3、网络策反

  比如这次曝光的陕西阎良某军工单位职工周伟一例。一次偶然的微信“附近的人”搜索,使他结识了名为“羽晴”的女网友。由于女方营造出的对周伟工作的崇拜,出于炫耀与交友目的,周多次毫无防备、向其透露自己工作内容。

  2010年,担任台湾某立法委员顾问的蔡某经人介绍与徐相识,徐向蔡某摆明身份。而因债务压身,频繁往返两岸、接触大陆官员的蔡某因钱“上钩”,不断向徐提供大陆官员名片、层级信息。

  台谍针对大陆的间谍活动从未终止。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其主要方式是台湾方面派间谍到大陆从事间谍活动,经过长期打击后,逐渐开始怂恿大陆居民为其从事间谍活动。而近年来,大陆互联网技术日益发展,通过网络拉拢策反、传输资料成为当下台谍的重要手段。

  本次“2018-雷霆”专项行动,虽予台当局情报工作以重大打击,但防范间谍策反活动的长途仍在。

  在一次聚会中,许通过搭讪主动联络上小哲,又在相处中不断示好,终至两人发展为恋爱关系。

而物质收买的途径之复杂、“多元”远不止于此。

  什么样的人容易被境外间谍机关盯上?有机会接近情报源的任何人。退伍军人、留学生、高校师生、军事爱好者、军工企业、国防科研单位人员、政府机关人员、年轻网友均有着相当的“吸谍力”。

点击进入专题:

  哪些人最易向间谍“在线”泄密?经岛妹粗粗调查,一种是职业发烧友,为炫耀职业功底,不惜以爆料吸引人气,知无不言,其实是为台湾情报人员提供了便利;另一种则是有关涉密人员用携带机密、却不具备保密能力的电脑上网。网络保密意识浅薄,同样等于向情报机关敞开大门。

  “2018-雷霆”专项行动破获的百余起台湾间谍事件热度还在不断升级。这轮台湾间谍情报活动曝光集中、波及面甚广,又事关国家安全之本,引得岛友们如此关注也是必然。

  这次被查的间谍案例中,也有相当一部分国家公务人员,以直接、间接的形式被拉落水,心存侥幸地为台谍奔走,谋取物质利益。

  2014年,蔡某向徐引荐一位在大陆重要机关工作的黄姓官员。此后,三人在两岸间以手机SD卡传输情报,以钱款作“回礼”。

  比如这次曝光的陈泰宇案,陈主动结交在台交换的国内某高校政治学系学生小刘,为后者推荐台湾饮食、演出,承担结伴旅行等诸多费用。提出让小刘介绍大陆熟人、并鼓励小刘回大陆后报考公务员。

上一篇:九角龙鱼 瑞媒称中国游客事件或由中方故意导演 中使馆驳斥
下一篇:世界十大禁地 “山竹”过境后 公园地砖大面积被毁 珍木被腰斩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