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2002:解析龙生九子是哪九子影像资料!

真实UFO事件真实UFO图片最真实UFO视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怪事 > 考古发现 > 高邮龙吸水 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遗产地的科学保护之路

高邮龙吸水 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遗产地的科学保护之路

发布时间:2018-09-13 16:42 |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admin | 点击数:

高邮龙吸水 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遗产地的科学保护之路

高邮龙吸水 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遗产地的科学保护之路

冻土是一种对温度极为敏感的土体介质,含有丰富的地下冰。青藏高原的腹地部分布着大片冻土,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上,科研工作者正在慢慢揭开多年冻土研究的神秘面纱。经过数十年的努力,整个青藏高原多年冻土监测系统基本构建起来,并得以逐步完善。

没有终点的保护之旅

可可西里的生态系统脆弱,植被生产力低,一旦放牧,特别容易退化,产生裸地、沙化。近年来,科研人员对高寒地区退化生态系统恢复进行了一系列探索,构建了针对整个系统的综合治理模式,包括对青藏高原草地的合理利用、天然草地改良乃至人工草地种植等措施,为青藏高原生态系统的治理和恢复提供了技术支撑。

高邮龙吸水 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遗产地的科学保护之路

文/柳 夏

2015年,青海省连续四次组织北京大学、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等单位对可可西里遗产提名地和缓冲区范围、面积、界线、动物资源本底、环境综合整治、环境因子监测站点及社区保护等情况进行现场调查,为“申遗”文本和保护管理规划编制工作获取了详实的科学资料。

为完成给青海省申遗准备材料提供科技支撑的《可可西里地区生物资源考察报告》,苏建平同他所在研究所的科研人员先后安排了5次野外考察,历时3个多月,完成了可可西里申遗地生物多样性调查和报告编撰工作。

今年,可可西里天地一体化生态监测及大数据分析系统也进入筹建阶段,借助光学遥感探测、卫星、无人机等高科技手段,有望实现对可可西里乃至整个三江源地区的生态系统监测。未来所有卫星和野外调查数据将在这里汇总,向相关研究机构开放。

苏建平认为,目前,生态修复措施很难在大的空间尺度上实施,一是因为耗资巨大,经济上难以承受;二是因为生态过程复杂,人工干预的有效性无法保证,通常只能在局部做一些有限的生态修复工程。他认为,可可西里最理想的状态是,既不人为破坏,也无需人为修复,人类对生态环境的干扰越少越好。

一、绝妙的自然现象或具有绝佳的自然美景和美学价值的地区。可可西里拥有拥有世界罕见、独特的自然景观,庞大的山脉、险峻的冰川、多姿多彩的湖泊群及河流湿地非凡的自然美景,令人叹为观止,超乎想象。地球“第三极”青藏高原腹地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气候特征,造就了全球高海拔地区独一无二的生态系统,记载着地球演变的历史和生命进化的进程。

苏建平花了15年时间进行科研论证,不仅改变了固有观念,而且提出了“用生态的办法治理生态的问题”,通过草畜平衡来保证生态系统的健康发展。

高邮龙吸水 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遗产地的科学保护之路

相邻的几大自然保护区借助这一协助联防保护机制,不定期互派人员,学习借鉴先进管理经验和工作方法,健全工作机制,加强保护、管理、科研等领域的合作交流,使保护区野生动植物保护行动形成了强大合力。保护区相互间的协作对维护区域内部的生物多样性、珍稀动物的生活习性以及迁徙的连通性意义重大。

苏建平强调,可可西里不仅是包括藏羚羊在内的无数野生动物的“天堂”,也是众多珍稀植物生长的乐土,但由于对青藏高原植被的研究相对不足,对很多植物需要做进一步的了解和研究。如何揭示植物适应高寒、干旱、强紫外线的环境,植物形态、生化如何适应这些环境,是否有相应变异基因挖掘?这些都是科研人员关注的重点。

通过考察,科研人员在可可西里地区证实了赤狐、兔逊、豺等物种的存在。“比如赤狐,以前只是偶尔听说,正规的资料里没有相关信息,但这次补充调查拍到了照片和视频。”苏建平说。

遗产地面临的影响因素较为复杂,因此通过监测工作掌握遗产价值的变化和威胁因素的状况能为具体的保护工作及时调整提供必要的指导。青海省申报世界遗产工作领导小组在拟定的《青海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遗产地保护管理规划》中,提出了建立在监测系统基础上的一系列管理措施,通过监测系统及时了解威胁的发展状况和遗产要素的受影响状况,并制定相应的保护措施。如针对牧民放牧,规划提出对牧民的放牧范围,牲畜数量进行监测,并和草场内的野生动物数量进行管理,进而为牧民放牧行为的管理措施提供支撑。对基础设施的不良影响,规划提出了流量监控,在野生动物迁徙重要路段对车流管理等措施,进一步保护藏羚羊等野生动物的迁徙。上述保护措施与后续的专项保护措施一道,构建了全方位的遗产价值保护体系。

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沿青藏公路有四个保护站:不冻泉保护站、索南达杰保护站、五道梁保护站、沱沱河自然保护站;可可西里腹地有季节性保护站:卓乃湖保护站——负责管护可可西里野生动植物资源、矿产资源及冰川冰缘地貌,同时还担负着青藏线上的路查工作和生态宣传工作,是反盗猎、盗采行动的前线指挥所。

2017年2月20日,代表团赴瑞士格朗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总部,拜会世界遗产项目组主任提姆·巴德曼和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行动官员。代表团逐条对可可西里遗产提名地补充材料进行了说明,对藏族群众对野生动物及生态环境保护传统做了进一步阐述。提姆·巴德曼肯定了代表团所作的说明,高度评价了中国政府在全人类遗产保护中做出的贡献,并就青藏公路昆仑山口至沱沱河段沿线缓冲区按照遗产提名地进行保护管理等问题提出了意见建议。

成为世界自然遗产地,给可可西里保护区的工作者带来极大鼓舞。巡山队员们坐进课堂、捧起书本,开始学习野生动植物分类、生态本底调查等基础知识。未来,他们既要当好可可西里的守护者,也要做好当地的生态观察员和宣讲员。
每年的迁徙季节,藏羚羊都会跨过青藏公路,长途跋涉至可可西里“无人区”卓乃湖一带产仔。为了保护藏羚羊,交管部门和保护区管理局在藏羚羊迁徙集中路段设置了红绿灯标志,在藏羚羊迁徙通过公路时,禁止汽车通过。

针对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要求,青海省政府部门也做出诸多承诺:不在遗产地范围内为根除小型哺乳动物鼠兔采用毒杀行动;不强制安置或迁移遗产地缓冲区的传统牧民;不在任何时候许可或提倡遗产地内会威胁到动物迁徙路线的围栏活动

二、是生物多样性原址保护的最重要的自然栖息地,包括从科学和保护角度看,具有突出普遍价值的濒危物种栖息地。遗产地植物区系高度的特有性,与高海拔和寒冷气候的特点结合,共同催生了同样高度特有的动物区系。包括74种脊椎动物,更保存了藏羚羊完整生命周期的栖息地和母藏羚羊长途迁徙后聚集产仔的景象,及其在三江源和可可西里间完整的迁徙路线,支撑着藏羚羊不受干扰的迁徙。

十多年前,时任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的才嘎在参加青海省两会时,建议将可可西里申报为世界自然遗产。那时,才嘎坚定地认为,可可西里既具有独特的地貌特征,又有尚未为世人所熟知的独特自然景观,更是独有的珍稀和濒危动植物的栖息地,符合“申遗”条件。

解读:高邮龙吸水 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遗产地的科学保护之路

上一篇:约法三章的主人公是谁 名师在民大
下一篇:红旗hqe 脂肪记录史前灾难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